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家族精英 > 古今名流 > 海外精英 >

丛基增
2007-08-29 16:45:40

 

怀念先父  丛基增医师

             丛春滋 

先父 丛基增公,大清光绪31年(1905年)旧历八月十三日酉时,生于山东省威海卫长峰村西大园。时文登二十字谱尚未广传,以西大园旧谱按基字取名,后又从新谱立字丛树茂。民国36年(1947年)去香港,地处南方,以五行南方丙丁火之义,得号丛丙星,父亲是单传,有三位妹妹。

先祖父  耀珠公行二,三兄弟居中。生于1882年,卒于1937年。年轻时在海参崴及哈尔滨经商,长得魁梧高大,练有一身功夫。在海参崴时,曾用扫荡腿,一下击倒两个俄罗斯人。先祖耀珠公喜欢打猎,曾与一伙猎人在哈尔滨乌吉密河遇见黑熊,众皆逃散,熊已按倒其中两弟兄之兄长,其弟大喊,谁跑就向谁开枪。因此大家齐力将熊射杀,救出其兄,耀珠公也有了猎熊记录。父亲每念此,以无弟兄为憾,常言“打虎亲兄弟”,“打仗父子兵”云云。先祖耀珠公于百年前,大清光绪年间,在哈尔滨郊,乌吉密河购得土地七千余亩,回籍后,未再去经营。父亲基增公曾亲见地契,但平生不知乌吉密河处于何方。我曾询问来韩之朝鲜族人,他们也是不知,还问是否是乌苏里江呢。近知昔日先祖猎熊处已改称尚志镇,真有沧海桑田之感。民国36年(1947年),长峰村共产革命,清算地主,乌吉密河七千余亩连同长峰七十亩地契,同时被烧掉。如今提此事,只能算是对先人足迹的怀念罢了。祖父于清末民初之际,在山东烟台开钱庄,经营银票银货及银币等生意,很多假货逼真难辨,耀珠公可是行家,难逃他的法眼,商场颇为有名,晚年又开绸缎庄,惜染鸦片烟瘾,并娶妾室,在烟台为其购买豪宅,家产几乎荡尽。先父与先祖母林吉莲太夫人去烟台结束生意收拾残局。耀珠公晚年失意,回长峰老家戒烟得泻痢之疾,众劝其开戒,不从,病危身亡,得寿56岁。临终时对父亲讲,你今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身命卖给别人。因祖父知道基增公重义气,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又说,你今后行医,能开两柜生意,我为其取名仁一堂及广仁堂两个字号。父亲于1955年始在釜山市草梁洞开张仁一堂汉药房,春滋又于1974年继承家业开张仁一韩医院以至今日,即为继承先祖父耀珠公七十年前的遗志。至于广仁堂尚未开张,但子孙已有众多中西医院与药局,医者仁也,不是以其它名号体现了广仁二字吗?另外,因耀珠公染烟败家的教训,基增公引为平生之戒。

父亲侍祖母至孝,在海外思念老母常致痛哭流泣。小舅爷武艺高强,先父幼年从其习武,手持铁尺,专打不孝之郎。1949年在仁川码头见众华人苦力强暴华人妇女,欲逼其为娼,先父谎称我乃中华民国大使馆官员,抢持一铁铲将众压住,救出该女,得以嫁入良家,积了阴德。四十年前我曾亲见该妇女找父亲诊病时,提起往事,又表感谢之情。父亲一生急公好义,服务侨社多年,公益捐献绝不后人。颇得世人好评。

父亲说我们这一支是天保宫丛氏,家庙在北山村,在长峰村之南山有自家茔地。父亲临终时讲,我们列祖皆是留胡子的,若剃去胡子埋在祖山,先祖会认不出的。先父在1975512日,寿终正寝于釜山市西区东大新洞1107番地,享寿七十一岁。葬于釜山机张郡白云墓地。遵遗言,没有 剃去胡子。不知这是否是匈奴旧俗。

父亲六世祖在清朝因建皇帝陵园有功,朝廷赐封西大园土地,至父辈繁延十八户人家。园门有御赐匾额,上书“钦加五品衔”。昔日西大园现改称长峰西村,西大园长支曾分家为东大园,二支三支仍留守西大园。我们是三支后人。乞丐唱的莲花落是西大园东大园,日子过的大似天。饥荒时饥民曾来抢过粮,西大园男女皆持械,严阵以待,保护家园。因得留传天保宫丛家女厉害之说。西大园并非吝啬,曾有多次放粮与民。

威海卫是英国租界地,英人很多,父亲幼年即在英文学校学习英语,又随名医戚廷寿公学习中医十二年,精研秦越人八十一难经与王叔和脉经脉诀等书,尤其濒湖脉诀倒背如流。十九岁起出徒行医共五十余载。父亲幼时祖母患绞肠痧症,诸医治之不效,即将病危,幸由走方郎中以针刺治愈。父亲拜他为义父,尽得其传,以刺络为主,基增公用此术救了多人性命。吾辈成材还是靠祖上荫德。现侨界众人称赞先父功德,我言功德不敢讲,至少先父一生没有干过坏事,也没有损人而利己。

中华民族对日八年全面抗战时期,包括长峰村东西大园等共七十户,全是丛姓。共军与国民党游击队,日军及汪伪军等皆来收粮,无人敢作村长,众民推举父亲,坚辞也推不掉,遂去大连躲避。众民托业师戚廷寿公去大连斡旋,方妥协以帮办员之名衔,代行村长职责。有一次四路人马均持武器来到村里,相遇必有一番交锋,令村民受害。我父将其安排与不同处,分头应付。长峰村免受灾害。这是战时老百姓最妥善的办法。若要以今时道德规范加以评判,强要全民皆成先烈义士,未免小肚鸡肠,诚属伪善者的心态。基增公忠于职守。甘冒身家性命,以保全村民安全,但也会得罪没有良心的人,造成日后被斗争的远因之一。岂不知枪打出头鸟,谁教你不懂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等伟大道理。你情愿钉十字架,上帝也救不了你啦。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长峰村斗争地主,基增公以恶霸罪名,扫地出门,祖母高跪于两层八仙桌上。长峰村有一同姓族人,曾是父亲雇佣的伙计,上山不专心种地,好奇心驱使他察看八路军埋设的地雷,被炸伤一腿,父亲给与疗伤并给补偿。但依旧怀恨在心。父亲被斗时,他以香火烧炙父亲前胸,即将有生命之危。小人得志,形势所逼,故毅然逃离家乡,经烟台、青岛、上海至香港,香港多威海人,连警察都是乡亲。父亲在广东人开的药房里挂牌行医,因威海人不懂广东话,加上父亲在威海的名望,皆找父亲看病,很快腰缠万贯。父亲买下许多penicillin针剂药品,用船运销日本,但货沉神户港外大海,血本无归。

小姑名丛基桂,小姑父戚显亭是威海戚家庄人,在香港的商号是谦信行,为旅港威海人第二大富豪,是以西装店为主,又经营多种批发生意,独占香港与仁川间的贸易。仁川有同顺东及万聚东两大贸易商行。往来商旅,称之香港老客,老客皆是往返于小姑父关系网的人。最大的老客是威海人陶尊寿,其财力之雄厚超出诸人总和,1970年前后病逝釜山,一贫如洗,釜山威海同乡捐款给与埋葬。1949130日父亲利用小姑父的关系网,从香港来到韩国仁川同顺东,从此老死韩国,再也未能返回故里。老家留下年迈高堂林太夫人,妻吴俊卿,长子丛泉滋、次子威滋,女儿有惠滋、滋兰、华香、滋华、华敏,一门孤寡,受尽苦辛。父亲到韩国后又重新成家,我母王淑美,山东省烟台市小海阳人,生育我兄妹六人。父亲离乡后,新中国政府已给予平反,没收房屋也都归还,证明父亲是无辜的。可惜命运已定,时光不能倒回,父亲一生共三次成家,所以我有三位母亲。父亲年十七岁时与十九岁的第一位母亲戚氏(恩师女)成亲,生了两位姐姐,即去世。续弦第二位母亲吴氏。父亲离家年方三十八岁,孤苦伶仃抚养子女,尚要侍侯婆婆,真难为她。父亲念此,常彻夜不眠。1950625日朝鲜战争后,父母亲乘美国商船自仁川去济州岛避难。1951年阴历正月十五生我春滋于济州。四十日后,三口人乘船来到釜山市,初住青鹤洞,又搬至草梁四十八凳台,从此定居釜山,我们在韩有五男一女,即是春滋、涌滋、生滋、津滋、液滋及华滋。1955年父亲在釜山市草梁洞1057番地,开张仁一堂汉药房,父亲有高明的医术,尤精于脉诊,有若透视脏腑一般,众皆惊讶,称其为x光,又称丛神仙。用毛笔字开方,字写得好。理法方药一气呵成。用药如韩信点兵,无不生效。因之而得活人无数。父亲是科班出身,十二年学医出徒。早年即在威海卫行政公署考取中医师执业证书,曾行医于威海、青岛、上海、香港等地,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经1950年韩战避难生涯,已无任何证件可持。幸得釜山各侨团与国民政府国大代表王兴西先生的连保;1954年恢复中华民国中医药学会会员证,1959年由台湾的国民政府补发中医师证书。现诸证书皆得保存,留做纪念。

我父虽居海外,从无落地生根的打算,早年韩国行医证件容易申办时,没有争取,后来积极要办,运又不济,阴错阳差与他无缘。房地产便宜时未能及时购买,当朴正熙将军1961516日军事革命后,经济腾飞,制度也得完善,我父一无房产,又缺行医执照,英雄无用武之地,有若虎落平阳之势。造成日后诸多尴尬局面。父亲大意失荆州,令子女提高警觉,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不再犯下同样错误。父亲后孙繁盛,在籍有长孙丛升(培字辈),长曾孙丛子超(谱名晓日,乳名大强)。海外有培锦、培川、培麒、培凯、培贵、培兴、培鹏、培强、培洪等嫡孙九名,及嫡曾孙丛健日等人。海内外有众多孙女,韩国又有曾孙女,可谓源远而流长了。

父亲医学造诣博大精深,是上上之选。他以正统地道的中华医药在韩国传薪,点燃了仁术的火种。其医学理论思想已被子孙继承并发扬光大。现有在韩长子春滋仁一韩医院、次子涌滋中西药局、三子生滋同仁堂药局、五子液滋高丽整形外科医院、长孙丛培锦长寿村韩医院、次孙丛培川是首尔白病院(seoul paik hospital)西医内科主治医师。孙女丛培赟是韩医师。还有孙子丛培麒、外孙王培建均为医学院学生,孙女丛培艺是药学院学生。相信子孙们会发扬他的医术医德及救死扶伤精神,继续为广大人民与社会服务。我父虽死犹荣,当能含笑于九泉矣。

(后记)

俗云:宁为太平犬,莫做乱世人。内忧外患的二十世纪,是一个苦难的中国。而内战更是悲剧,同室操戈,令中华分据两岸。父亲生长于斯,一生苦难,难以尽述。

民国三十六年的一个夜晚,祖母站在院井旁边,送父亲离家时,父亲狠下心来,没有回头,直冲出门。原以为少则三月,多则六月即能重返家园,未想竟成天人永别。不幸去烟台被捕,关牢狱半年。冬天仅一条毛毯御寒,因得右膝关节病,晚年成严重鹤膝风症。

1949130日,父亲自香港来韩国生活二十六载,度过后半人生。初来之际,人地两生,谋生不易。韩国是极度反共的国家,华侨要生存就得参入两个集团,一个是圈里,一个是家里。圈里是中国国民党组织,圈外人有被扣上红帽子的危险。家里又称家门里,是青帮组织,原属反清复明的帮会,讲义气,师徒如父子,同参如兄弟,相互扶助。那时大部分华侨身兼二里。而如今二里却是昔日黄花,如凤毛麟角一般,乏人问津。父亲在韩国进家,为青帮二十四辈弟子,父亲说是藉道交友,同参(同门师兄弟)有唐喜君及唐士实等人。唐喜君先生是威海人,少父亲一岁,交谊最深。其女唐景荣,子唐庆华,均为父亲之义子女。父亲又有王炳堂与唐道京两位义子。王炳堂是妹夫王炳钦的大哥。唐道京曾是国家级篮球选手。还有义女慕淑琴,与夫婿于树新同为侨校老师,现移居美国,事业有成。1975512日父亲病逝于釜山,义子王炳堂,义女慕淑琴,及其夫婿于树新先生,义女唐景荣之夫婿徐合奎先生等,均披孝衫执义子女之礼。同时釜山同宗丛玉滋族兄,丛荣滋族弟等人亦皆披孝衫执同宗子侄之礼。

父亲是台湾高僧白圣法师的挂名弟子,授法名戒增。台湾来的基督教浸信会林南添牧师时常登门拜访,因此父亲也曾去过他的教会礼拜。母亲是天主教信徒,我们弟兄幼时,常随母亲去天主教圣堂弥撒。父亲对正当宗教均表示支持,言无非均是引人向善。我认为父亲是什么都信,什么也不信,他是以良心做人,凭良心办事,真心爱国家爱民族,我们皆以他为荣。

200910月再记

本文前部分业已脱稿多年,惟因出版迟延,多有时过境迁之感.目前威海又有大宗祠落成之喜讯.多次接到邀请函件,未克前往,共襄盛举,甚以为憾.谨祝大会成功,族人团结进步.父亲去世,巳近三十五年了,根据他口述的资料,作成此篇文章.近来经多方考证,发现有些内容与事实不尽相同,但亦无损于书写此文之初衷.因重要是在记述他亲口讲过的话.为后孙作留念.父亲曾说我们是天保宫丛氏,但据可靠数据证明,我们不是天保宫丛氏。因包括长峰西大园(现长峰一村的东南部分)与北山村,同属以辉祖为一世祖之后孙:辉祖是永祖的九世孙,是永祖次子宇的后代,非是文登德佑祖世系,已经得到证明。清同治年间,在文登方面永祖与德佑祖间断代,世系尚未讲清楚的状况下,接受文登的辈分排字,为后人留下一笔胡涂帐.现在文登德佑祖世系,滋字辈是永祖二十七世,而我们的滋字辈是永祖二十四世.有三世之差。因此造成文登与长峰南北两支,长期不能联宗合谱的主要原因之一(不知是否正确),因过去虽有天下丛氏一家的观念,但主要还是看重本支,各支都有本支的祠堂,辈分排字他是自立门户,各自为政.在清同治年间,我们以永祖二十一世的需字辈以下,连接文登的辈分排字珠字.而长峰东村是以秀字以下连接,(不足同支,各有祠堂,那边的情形,不了解).都是为了本支传宗方便而用.孟子日,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看来古人仅以五服以内为本家.未能考虑到天下丛氏的辈分秩序,因此丛氏源谭第二部104105页,就有诸支世系不符的内容.这是应该攻克的难题.研讨会实在是任重而道远,近来族内诸贤,为宗亲团结,发扬祖德,贡献甚多.又有大宗祠落成,真天大喜讯.愿我族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真正做到天下丛氏一家亲的境地.

丛氏二十四世孙  丛春滋

 于韩国釜山市

 

 

 

 

上一篇:丛振亭
下一篇:丛文滋

丛氏博客更多>>
丛氏论坛更多>>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