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企商务 > 商企联谊 > 当代企业 >

喀左三十亩地矿业
2013-12-26 10:59:47

47岁的丛培军,形象声音和个头都酷似那个唱着“赶圩归来阿里里”欢快旋律的歌手吴彤。不过他的职业却与歌手相去甚远——喀左县三十亩地金矿董事长,同时也是喀左丛姓氏族推举的“喀左地区丛氏宗亲联谊会会长”。

    喀左的丛姓系几百年前从山东文登迁徙而来,现有3000之众。140多年前,官居四品的赣州知府丛占鳌公去官还乡,主持参定了丛氏二十字辈序,丛培军之“培”字居于其四。在一次宗亲联谊会上,丛培军捐赠20万元人民币助修宗祠。培军八爷丛树元盛赞:不愧是丛家子孙,侠肝义胆,不当财奴!会上,丛培军宗长即兴演唱一曲“蒙古人”,沙哑而无拘无束的嗓音,令人联想到在充满蒙古风情的“塞外”,面对山野苍苍,风雨茫茫的三十亩地,他也会将曲折坎坷,酸甜苦辣化作长调短吟,独自放歌。

    虽然在这个有着一半蒙古族人口的喀左,他不是蒙古族而是汉族,但是受粗犷豪放民风的浸染,一种来自这片古老土地上历经山风磨砺的坚韧,如化学元素般地成为他个性的重要成分。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喀左的全称为辽宁省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的努鲁儿虎山脉和松岭山脉勾勒出平均海拔500米以上的辽西丘陵,其中的楼子山、金花山、白狼山,分别将错落的曲线挑起到千米之标。

    站在三十亩地之上,遥望这片商代的孤竹国地,遥想当年的历史烽烟,一次次的征伐更迭,在中国史册上留下了多少不是传说的丰满史实。无论是春秋战国,还是东周西夏,直到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湮灭,喀左都是历代塞外的边关重镇,战略要地。作为北方十六国时期的“三燕古都 ”,北方少数民族的融汇之地,这里也是金庸笔下慕容家族的故里。

    蒙古高原一路逶迤而来的努鲁儿虎山脉,有一个既让人骄傲又让人悲哀的说法——“它已经是保护京津外围生态安全、抵御北部寒流大风与科尔沁沙地南侵的最后一道屏障”。

 “努鲁儿虎”意为“脊梁”,即主干之意,是辽宁省与内蒙古自治区的界山。在努鲁儿虎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断断续续地盘亘着一条被称为“石龙”或“土龙”的古代长城遗迹,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燕秦长城,也是震惊世界的“红山文化”发祥地。这里因出土过4尊国宝级的商朝青铜大鼎而被誉为“金鼎之地”;丛培军的“三十亩地”金矿,就在这片“金鼎之地”的方寸之中。

    “三十亩地”是金矿所在地的村名。当初并没有为企业称谓花费心思,而是信手拈来。随着事业的发展,常有人建议将“三十亩地”去“土”贴“金”,可他就是不改初衷。其实若按传统“五行”的“土生金”之说——土有资生、助金而长,聚土成山,津润生金“三十亩地”恰与“金”有相伴相生之意,只不过他是无意插柳。他不离不弃地偏爱这个名字,完全是出于一种情感,因为他在这里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喀左是古“孤竹国”的统治中心,《史记》所载的商朝孤竹国两位王子伯夷、叔齐互让王位的故事,就发生这里。此地也是春秋时管仲用老马引领齐桓公和齐军走出迷谷的“老马识途”成语出处地。只不过当初丛培军买下因赔钱而废弃的小金矿时,并非是出自“老马识途”的深谋远虑,而是一次冒险之举。

    作为有色贵金属,最古老的天体运动的产物,金矿在地壳中的储藏量较小,不像可以大面积深开倔的煤铁等矿藏。金矿的矿脉就像一条薄薄带子,线型延展,时窄时宽,时断时续。

    他的冒险,源于当初对专业的不懂;没有地质图和地质资料,即使有也看不懂。因为年轻,因为不识途,过程反倒变得简单;一番修修补补之后,便沿着那条已被认为是山穷水尽的矿脉向前开掘。两个月后,挖到金矿。这运气还真有点像曹操当年“幸甚至哉”的感觉;而他脚下的土地,就有曹操北征乌桓时登白狼山,涉凌河水所留下的历史印记。

    建安十二年九月,曹操率军长途奔袭,讨伐活跃在今朝阳喀左大小凌河一带与鲜卑同为东胡部落之一的乌桓。一路经辽西走廊的塞外“五百里”险地,到达平冈(今喀左县)。“八月登白狼山,卒与虏遇,众甚盛。公车重在后,被甲者少,左右皆惧。公登高,望虏阵不整,乃纵兵击之,使张辽为先锋,虏阵大崩……”侥幸取胜之后,又一举攻克位于喀左之南的乌桓巢穴柳城。此一役,北方基本统一。班师途中,“经孤竹,越碣石,次于辽水”,意气风发,写下“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想必丛培军在看到金矿的那一刻,即或没有写诗,也一定很想唱歌,“歌以咏志”,古人今人,情同此理。他说要是懂行,也许就不会买,因为已经被认为是没有矿脉,人家才出手。可是既然买了,就继续往前“打”,而且只能往前。都说采金靠运气,尤其是小金矿;其实说起来都是来自采金人成败喜忧的实践体验。

    钒钛之光,千呼万唤

    当初的丛培军,做梦也没有想到日后会成为“矿主”。高中毕业后,他成为供销系统的职工,他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也都是供销系统的职工。但是,这个改革开放前人们眼里的“好单位”,却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最先受到冲击。不仅是他,他的父母和他的弟弟妹妹,一家人都成为了下岗职工。

    迷茫困惑肯定是有,但却不是原地不动地困惑迷茫;困惑迷茫的同时,脚下已开始行动。年轻的丛培军带领全家卖文化用品,卖家用电器,三天两头跑沈阳上货。那时沈阳和朝阳之间还没有通高速公路,路程长,路面颠簸,每次单程都要耗上六七个小时,而朝阳到喀左,还有40多公里的路程。好在虽然辛苦,生意还算好做,可是几年后,销路渐窄,于是便把目光转向虽“身在此山中”却“不知云深处”的“三十亩地”,把一切交给行动。199711月开采,19981月出矿,边采边卖。虽然未经选洗的金矿石价格便宜,但毕竟是积少成多的过程。2000年自己建厂进行选洗冶炼,此后卖的就不再是金矿石,而是实实在在的金子。

    2003年,兴办了一座铁矿石厂,之后又陆续建起两个铁矿石冶炼厂,还在河北买了一座铁矿,大名都叫“三十亩地”。

    以“金”起家的“三十亩地”,此后便以铁为主,以金为辅,因为金矿必经有限。他说自己只是个小企业,而这个小企业却是喀左县的利税大户。近十年来,上交利税从680万元到2500万元,奉献的都是“足赤金,他的“三十亩地”也因此成为喀左的“功勋企业”。

    然而行动并未停止,一种叫做“钒钛”的稀有金属,业已经过千呼万唤,露出美丽的光泽。

    说起钒钛,丛培军不再只知其表,而是头头是道。从不识途到识途,就像走过起起伏伏的努鲁儿虎山脉,那是双脚趟出来的距离。

    钒与钛,是两种不同的金属元素。钒是1801年由西班牙矿物学家首次发现,因其所呈现的美丽颜色而被冠以斯堪的纳维亚女神之名;钛是英国化学家在1791年首次发现,1795年以希腊神话中泰坦神族的名字命名。两种金属元素均以“神”冠名,可见必有神奇之处。钒钛金属又是天生的一对,二者具有与生俱来相伴相生的特性。

    金子被称为“稀有金属”是因其在地壳中的含量较少,而钒钛被称为“稀有金属”的原因却并非如此。我国的钒钛床不仅分布广泛,而且储量丰富。之所以如此归类,是因为钒钛熔炼技术复杂,选炼、分离和加工难度极大,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掌握这项技术。在中国,攀钢和承钢因所在区域储量大且品位高而形成技术垄断。

    那么钒钛到底有什么用处呢?在此还真是无法一一道来。如果用一句形象的比喻,那就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钒钛是一种轻金属,具有比重小、强度高、抗疲劳、韧性好、抗爆裂、耐腐蚀、延展性强、耐超高超低温等突出特点。钒钛还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被称为“现代工业味精”,是提高钢铁机械性能的重要合金添加剂,在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特别是高技术领域用途广泛。以钒钛合金为主体制成的飞机,强度高、重量小,载客量大,节省燃料,可提高航速约1/3;制造的深海探测器,可以比钢铁制造的潜艇深潜20几倍以上且不会被损坏。钒钛在航天和宇航工业中的运载火箭、人造卫星、航天飞机、空间站、行星探测器以及超导材料、核反应堆材料等等高科技领域不可或缺,是提高国防装备水平的重要战略物资。

    被誉为“太空金属”、“海洋金属”、“战略金属”的钒钛,用途不亚于稀土,钒钛资源也将成为下一个稀土资源,而且正在汽车工业、机器制造、海洋工程、铁路桥梁、石油化工、建筑装饰、生物医疗、体育日常生活用品等行业延伸。

    作为与铁伴生的钒钛矿藏,铁矿石储量较大的喀左并不缺乏钒钛资源。只是与攀枝花相比,所含的钒钛品位较低因而提炼难度更大。不过经过与攀钢精诚合作,已是功到垂成;期待中的美丽光泽,在意志的熔炼中闪烁。丛培军与另外四位志同道合之人,出资10几亿元,兴办了钒钛产业基地,名字还叫“三十亩地”。

    钒钛的成矿时代主要为距今约5.7亿年至2.3亿年前的古生代。古生代是地球演化过程的重要成矿期。“太阳俘获了地球,生物获得阳光,开始爆发式出现或发展。”经过一次次隆起成陆,下沉为海的海陆演替,为喀左大地留下了纪年般的宝藏。这里的地下不仅有金子,还有铁、铜、银、钼、铝、石灰石等二十余种矿藏。这些矿藏让十年九旱的喀左不再为衣食而忧,仅丛培军一个企业,就解决一个村750人的就业问题。

    爱之真谛,痛痒相关

    在收藏这些宝藏的层岩之中,一幕幕再现的生物进化与升华过程,也一次次震惊世界。2009年发现的早白垩世喀左中国暴龙化石,是世界上最大最完整也是目前最著名的霸王龙。而使喀左走进中国历史教科书的事件,是把中华民族文明史提前了1000 多年的“鸽子洞”古人类遗址的重大发现。距今15万年前,这里就是我们人类始祖遮风避雨、繁衍生息的场所。被称为“中华第一祭坛”和“中华文明曙光”的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使三皇五帝的传说成为真实;被称为“东方维纳斯”和“东方女神”的裸体孕妇陶像,使中国有了最早祭祀女神的实据。这些令人惊叹的遗存,化作人们心中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已化作古猿巨石,在鸽子洞山顶上目视前方,守望着曾经的家园,守望子子孙孙艰难而毫不妥协的漫长的生命演化与传递

    从古到今,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炽热了这块“金鼎之地”,写在喀左大地上一脉相承的文字,是一个大大的“爱”字。承袭着爱的恩泽,在人类成为高度文明和智慧化身的今天,爱也升华为一种信仰,一种不期待等值交换的自我付出。爱不仅是精神上的,还有物质上的;因为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总有需要伸出手来搀扶一把的弱势群体。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爱也是广义上的悲悯慈善。

    在企业发展之路上,丛培军始终不忘承担社会责任,以分享与担当之心,回馈社会

    2007年雨季临近,豆腐坊村小学的围墙和危房急待加固,几万元的开支难倒校长和村书记。二人找到丛培军,难为情地问能不能赞助一万元或者五千元。丛培军当场捐款4万元,他说:不能让孩子在危险的环境中上课。

    20088月的一天,丛培军偶然在当地报纸上看到本县一名安姓女孩在考取大学后,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不能前去报到。他马上安排企业财务按照报纸上提供的账号汇去两万元钱。之后又派人与女孩建立联系,每年为她缴纳学费和支付生活费8000元,直到大学毕业。

    同年秋季,三家镇的“西川公路”建设进入筹备阶段。公路建成后,不仅可为当地企业提供运输便利,同时也方便了群众出行。尤其是当地的大扁杏、小杂粮、红魔鸭蛋等农副产品,可以更方便地运到市场,为农民增加收入。然而这项便民工程却一直因为资金问题进展迟缓。丛培军在当时企业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出资16万元推动公路建设,让驻村企业和村里百姓早日受益。

    2009年,喀左县发起为南部贫困山区“安居工程”捐助活动,他主动找到有关部门,捐助15万元,此后,在2011年和2012年“企业与贫困村结对帮扶”活动中,又先后两次捐助40万元。

    自从企业成立以来,丛培军不仅积极参与政府组织的捐资助学、扶贫助耕、慰问乡村教师、为敬老院改善生活条件的社会公益活动,企业自身还主动为吃水困难的村民打井引水,为出行困难的住户提供机械修路平地,为贫困户买米买面买油……类似的事情,做了多少, 说不清,遇到就做。他被父老乡亲称为“善邻”,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出手相助,不是居高临下,而是痛痒相关

    三十亩地矿业和丛培军个人,每年在扶贫助困上的支出都在50万元左右。从2000年至今,累计赞助和捐款达400万元以上。

    2006年,丛培军荣获喀左县“十佳优秀青年”称号;2007年,当选为市工商联副会长;2008年当选为朝阳市政协委员;2009年被评选为“朝阳市劳动模范”;2012年当选为朝阳市人大代表。

    丛培军有一个特点,就是对曾经遇到的挫折和困境,总是一笑带过,不愿细细道来,那一定是因为分量太沉重的缘故。其实,无论曾经是难是易,是喜是忧,回头看,都是财富。凡事没有失败,只有暂时停止成功;他为自己在每一次困境中,都找出了一件值得收藏的礼物。

    他说地底下的,谁也确定不了,往前走,往上看,为前方的远景找一个起点,过去不等于未来。

    站在三十亩地,仰望山川,仰视历史,极尽视野间,总有一种想要放声歌唱的欲望。就在眼前的这片土地上,处处都有如闻其声的千古回响,那是一曲曲美丽的生命放歌。一亿三千万年前的鸟化石——“中华龙鸟”和一亿两千万年前的植物化石——辽宁古果,使这里成为“世界上第一只鸟儿飞起的地方”和“世界上第一朵花儿开绽放的地方”。曾经在这片土地纵马驰骋的曹操那“水何澹澹,山岛竦峙”的踌躇满志和丛姓先祖丛占鳌卸甲归田时“风来水面,高人自领”的气定神闲,都使这片古老的文明圣地具有一种独特的文化神韵。

    努鲁儿虎山脉,群峰错落,天造地设,峰回路转,一山更比一山高。人生也该如此,就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向更高的目标攀登,没有止境。关山万里,遇山开路,遇水叠桥……永远有飞过最高山峰的向往。

    丛培军正在向更高目标攀登的途中,虽然少不了风风雨雨,他还是不愿挂在嘴上,只想让人感受他走在路上的节奏

 

上一篇:神州智慧星早教集团
下一篇:丛氏研究会

丛氏博客更多>>
丛氏论坛更多>>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