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丛氏源谭 > 丛氏文联 > 文学作品 > 丛丽娜作品集 >

雕虫小技
2010-03-31 23:41:28

我早已经习惯拿起家中的大白瓷茶缸喝水,这种大号杯子在许多人家已经不多见了。家里的一切家什物品都是妈妈掌管,我们这些家里的嗑米虫是从不过问的。所以即使是不喜欢这本可以进古董店里的大茶缸,但是,母亲在家里的的权威是不可动摇的,所以它仍沿用至今。

我是一曰三餐不可以缺水的,所以家里的水,确切的说这大杯子里的水我是喝的最多的,最近,在夏日,每次喝水的时候在水面上总是要飘浮着几只十分微小的昆虫。我常疑惑的是,这种小昆虫是不是也特别喜欢喝水,还是它们常常把水误认为一片开拓的土地,是它们最喜欢栖息的地方。或许,它们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的误判或者是失足使它们永远的沉睡于这片湖泊这中。所以每一次喝水只要看到它们,只要看到它们小小的尸身,都会令我有种莫名的滋味,使我时常陷入一种沉思,这天地造化钟情于斯的它们,就这样在我每日里喝水的茶缸里,循环往复生生死死,这一切又是因何而生?又因何而灭?

偶尔一次,我再次举起杯子,准备再次饮用曾经有多个小小生灵丧生于此。而又无情冷酷却又可以给我带来无尽快乐和安慰的水的时候,反而没有看见漂浮在水面上的小小昆虫的尸身,而是发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生物在杯沿上,小心谨慎的做试探性的追寻,往前面继续走下去,它就要走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转过身往回走,它就可以走出这里,扇动它的翅膀,去和它的妈妈,亲人,或许是它的恋人在一起。可是显然它在这里就像一只迷路的羔羊,不知道出口在哪里,可它没有飞呀?是飞不起来了还是它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所在?飞呀,别在往前走下去,再往前面走下去,就是你的藏身之地了。可它仍傻傻的,痴痴的,似乎是一往情深的朝前走去,尔后一转身,退了出来,尔后再一转身又义无反顾的向前投身而去,为了避免一个小小的悲剧的发生,我借用了一中仙气也可以这么说吧,人和它们比起来,它真的只不过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虫子。没想到,悲剧却在此刻发生了,在我的仙气的作用下,它连挣扎都没有挣扎的就掉进了吞噬过它太多的朋友,亲人或者是陌路的同类,——死了。我呆呆的愣愣的一脸的像做错了事的孩子神情,它的一点灵光又到哪里去投生流转呢?我这自以为有所得,自以为得了法门的一念之差,竟然使结果大相径庭,使它命丧黄泉。它的同胞或许正在哂笑我这个高智慧生物的愚蠢,以为我可以救它于水火,以为我这样的施恩,它就可以脱离危险,以为。。。。。。

我和我可爱的同胞,常常是范同样的错误,而且常常是站在自我为中心的点上不停的划圆,其肤浅的程度都逃不出相同的框架,都足以划上等号。但是,人类总会给自己错误的做法找出一个理由,用以自圆其说。大到一个人发动战争,总会找出借口,小到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也能找出一个适当的辩词,为自己解脱。

人一直以来都在自我的轴线左右摇摆,所以它对同类,异类,甚或是一只小小的飞虫,都摆脱不了我执,掉进一个自我的深渊中无法自拔,佛教中的打破我执,的确是开启智慧的法门,可是大多数人总是对其嗤之以鼻,更多的人则会在人云亦云中终老一生。

我还在为它做心灵的忏悔,做最虔诚的祷告,乞求神明的宽恕,宽恕我的无知和鲁莽。这时另一只飞虫向我飞来,扇动着它轻灵的翅膀,翘首张望着,它又将以何种姿态投身与此呢?是以飞蛾扑火般的壮烈的逝去?还是小心谨慎的做试探性的追寻,还是在这片水域中寻到了自己真真正正的所爱。。。。。。无论怎样的一种结局,它都是那样的义无反顾,无憾无悔的向前走去。。。。。。

 

上一篇:不死鸟
下一篇:祛病

丛氏博客更多>>
丛氏论坛更多>>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2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