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家族动态 > 家族要闻 >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
2019-09-10 08:09:56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打开网页,在中华金氏宗亲网站的首页,最上方有一张画像。画像上的人物头戴宝冠、身着品官吉服,身材高大,气宇轩昂。他就是被中华金氏千百年来顶礼膜拜的“金氏始祖”金日磾。金日磾,西汉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出生于休屠王城,是匈奴休屠王太子。他是汉武帝的“托孤重臣”,封“秺侯”,死后陪葬汉武帝茂陵,历代武威籍官吏中生前死后宠隆者,概莫能与金日磾相比。金日磾后代五世在朝为官,汉平帝即位,挑选天下“师友”,金日磾后代金钦“以家世忠孝”为皇帝“金氏友”,金氏遂为中华名姓。金日磾后代金参晚年出仕东海太守,家属迁居郯邑(今山东郯城),子孙繁盛,今浙苏皖三省、豫鄂大部、江西北部、福建北端、朝韩半岛金氏,均以金日磾为“始祖”。

从太子到养马奴隶

今甘肃武威凉州区四坝三岔堡、民勤蔡旗一带,有匈奴休屠王城遗址。上世纪九十年代,本地文史工作者曾考证过王城的“四至”问题。汉武帝元狩年间之前的休屠王城,傍河而筑,是休屠王的官邸。阏氏(王后)于元光元年(前134)生子,取名“日磾”,“日磾”系匈奴语汉译,音读“蜜滴”,意为“河边的朝阳”。但也有人认为,意指“朝阳下放牧者”。

“ 金日磾”三字是他14岁后由汉王朝赐的姓名。“金”姓,确切是汉武帝元狩三年(前120)之后御赐的姓氏。在这之前,中国还没有“金姓”。“日磾”这个名字,是他当了“御马监”后取的。

金日磾14岁那年春季,即元狩二年(前121)春,“票骑将军”霍去病率兵进攻河西走廊,《汉书》卷55载:“(霍去病)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汉匈河西战役战况惨烈,汉军全胜,归朝时光马背上带的匈奴将士首级就有8960颗,匈奴在河西走廊的总兵力损失70%。此役,汉军还夺取了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驰献于汉武帝,汉武帝大喜。

“ 祭天金人”是什么东西?是匈奴族心目中“无上大单于”的金铸像,是匈奴人的精神信仰。“祭天金人”被夺走,使匈奴休屠王部族的精神支柱崩塌,从此,休屠王部族士气一蹶不振。这年夏,霍去病再伐河西匈奴,匈奴大败。匈奴大单于因河西浑邪王屡败,欲招去王庭诛杀,浑邪王惧怕,便同休屠王商定投降汉朝。于是,两王派出使者,到黄河边去向负责筑城的汉军大行官李息求降。李息急报朝廷,朝廷顾虑匈奴是诈降,便派霍去病率兵过黄河去迎接。匈奴兵看到汉军过河,稗王、将官中多数人心生悔意,包括休屠王。休屠王和多数将官、稗王都想后退逃跑,浑邪王难以制止。霍去病见状,率兵直驱中军帐,与浑邪王会合。浑邪王和霍去病堵截逃兵,休屠王在逃跑途中被杀。随军到黄河边的休屠王阏氏和太子金日磾、金日磾弟弟金伦在乱军中躲避不及,被汉军俘虏,押往长安。

按汉军对俘虏的处置惯例,俘虏悉数充没为奴隶,休屠王阏氏和她的两个儿子被分到黄门御马监养马。母子三人宿马厩,咽糠粮,命运须臾间就使他们从贵族沦为了奴隶。

史书上载,金日磾在险境中不致沉沦,缘于他的母亲、美丽的阏氏“教诲两子,甚有法度”。参考各种金氏家谱,上面多记载说,阏氏本是汉族宫女,名叫花碑儿,陪公主和亲,嫁给休屠王。所谓“法度”,就是封建纲常思想,包括封建礼仪、处世观。以金日磾养马为例,他母亲教诲他恪勤操守,无论在什么环境、怎么职位上,都要干出称职的业绩来。所以,他养马很操心,他养的马匹比别人的“肥好”。终于,机会来了!

一日,汉武帝带着几十名后宫佳丽,到黄门御马监观赏马匹。观马殿上排宴张乐,佳丽们挤上殿台,观看马奴们牵着各色马匹依次从殿下走过。马奴们养的马没有汉武帝预想的那样好,而他们见了一殿美色,竟犯忌个个偷视,汉武帝很不高兴。这时,身材高大魁梧的金日磾牵着马走了过来,相比其他马奴养的马,他的马又干净又肥美。汉武帝因此对金日磾产生了好感。又见他低头牵马而过,目不斜视,举动稳重,汉武帝招手叫他停下答话。汉武帝问了几个养马问题,金日磾答得都很在行。各种史书都载,汉武帝见状,先是“异”,后“奇焉”。一核查,金日磾竟然是休屠王的太子,汉武帝非常感动,当日就下旨“赐汤、沐衣冠”,提拔他当了黄门御马监的总负责官“马监”。时间不久,连连升迁为“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

史学界许多人认为,金日磾当马监后,即被汉武帝以宗室女相嫁,理由是金日磾有“驸马都尉”一职。其实,“驸马都尉”一职是汉武帝时才第一次出现的官职,跟三国、魏晋后“驸马都尉”专由驸马袭取不同。汉武帝有个嗜好,为了出行安逸,常常从御马监挑选上等马匹驾驭御车,马相、马行姿势都很严苛,稍不遂意,便换御马。因此,他对马官要求苛刻,专门设一职位“驸马都尉”,品秩在列侯之下、郎中之上,是个侍卫要职。“驸马都尉”负责皇帝出行的车驾安全,一般直接从马监官中挑选。金日磾从“马监”升为“驸马都尉”,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养马专业,二是忠诚。假如说汉武帝没有嗜好“御马”的习惯,金日磾是不会脱颖而出的。

金日磾为何成为养马专家?河西走廊休屠部族自古以来就以养马著称于世。休屠部族驻牧之地,秦汉之间,先后是乌孙、大月氏的驻牧地,乌孙、大月氏迁往西域后,匈奴才拥有了休屠这片肥美的草场,但养马的传统技术却得以保存并发扬。《汉书。西域传》载:“(乌孙)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与匈奴同俗。国多马,富人至四五千匹 。”可见,乌孙人养马的规模及对养马的喜爱。金日磾幼年即受部族养马熏陶,对马的生活习性很熟悉,对饲草配伍很在行。既到黄门御马监,接受了汉族宫廷养马的系统训练,积累了更丰富的养马知识。金日磾是历史上最早记载善于养马的人,因而中国民间也将他奉为“马王爷”。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金日磾擒拿“大内高手”的前前后后

 

历史光环总是垂青那些具有多种专长的人物。金日磾就是这样的人。从正史记载上看,金日磾不仅是养马专家,而且还是“ 捽胡 ”高手。

所谓“捽胡 ”,指的是古代早期的一种擒拿术。“捽”是揪头发,“胡”是扼脖颈,技战术要点是能迅速扼住对手的头颈,使之倒地。中国历史上记载最早的 “ 捽胡 ”,就发生在金日磾身上。休屠部族是尚武的民族,金日磾自小就在谷水(今石羊河)岸边练习跌扑、格斗,他进入长安宫廷后,由于善于养马得到汉武帝信任,被汉武帝擢拔为“侍中”,担负保卫皇帝行宿安全的近侍,必然要练就一身好武艺。有关他练武的细节史无可稽,但发生在后元元年(前88)的一次行刺汉武帝的大案中,金日磾精彩的“捽胡 ”擒凶场面,各种史书均大加细述。

征和二年(前91年),汉宫发生著名的“巫蛊之祸”。水衡都尉江充见汉武帝年事已高,身体每况愈下,剩下的日子也不会很久了。而太子刘据同他之间有前隙,更让他心神不宁。他很清楚,一旦刘据登上帝位,自己性命难保。经过一番策划,江充进了甘泉宫探视病中的武帝,并进谗言说:“皇上疾病不愈,完全是巫蛊作祟,只有彻底铲除蛊患,皇上的病方能好转。”汉武帝一听巫蛊,就十分恐惧。他求生心切,竟然听信了这位宠臣的胡言乱语,并命他为司隶校尉,总治巫蛊。

于是,江充整日率领一帮爪牙到处掘地求“偶人”(即民间称的木头小人),还利用一些胡人巫师捕蛊,终于抓住一个夜里来祭祀的人,将其收捕入狱,用烧红了的铁钳灼其肌肤,强使诬服,并让他再诬陷他人为巫蛊。这样,一连十、十连百地牵连下去。这些人都被逮捕下狱,判了大逆不道的罪名,前后被杀了数万人。江充为达到诬陷太子的目的,率人在皇宫中查蛊,依次查到了皇后、太子宫中。在太子宫中,他们声称掘出了“桐木人”。太子刘据,为汉武帝和卫皇后所生,七岁那年即被立为皇太子,深得汉武帝喜爱。汉武帝专门为他建了一座“博望苑”,让他交结宾客。这年他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听说江充在自己宫中掘出“桐木人”,大为惶惧,感到难以向父皇自明,遂与少傅石德商议,当机立断,先下手收捕了江充一伙人,并亲临斩了江充,并把那些胡巫也在上林苑中活活烧死。 太子自知闯下大祸,便矫诏发动兵马自卫。汉武帝在甘泉宫闻报,立命丞相刘屈嫠调兵平乱。于是与太子两方在长安城中混战五日,死者又是数万人,使血流成渠。后来太子兵败逃亡,旋被汉兵围捕在长安东边的湖县泉鸠里,悬梁自尽了。太子一门皆被杀戮。这场大乱,史称“巫蛊之祸”,不仅白白死了好几万人,就连汉武帝自己也弄得骨肉相残。此后,巫蛊之事人们再也不信了,汉武帝自己也渐渐觉悟,知道是江充从中施诈术,“乃命夷江充三族”。又作“思子宫”,于卫太子被害处作“归来望思之台”(既望思台),以志哀思。

汉武帝为太子翻案,江充余党大为惊惧。侍中仆射莽何罗是侍卫总管、大内武林高手,是金日磾的直接上级,莽何罗与江充关系很密切,他的弟弟莽通用在平定太子叛乱中杀人无数,因功封侯。莽何罗兄弟害怕汉武帝要治他俩的罪,密谋刺杀汉武帝。金日磾觉察到莽何罗兄弟有阴谋,于是常常暗中观察他们的举止。后元元年(前88)六月,汉武帝出行住在“林光宫”。金日磾随从侍卫,因生病睡在行宫庐舍中。莽何罗见汉武帝身边无人值守,认为有机可乘,便假传圣旨,“矫制夜出,共杀使者”,当夜发兵作乱。次日清晨,汉武帝还在睡觉,金日磾正去便溺,发现莽何罗匆忙从宫外闯入汉武帝寝宫内,顿时生疑,马上回身入宫,坐于汉武帝内房。须臾,莽何罗袖藏白刃,从东厢上殿准备行刺,突然看见金日磾在旁,心中胆怯起来,脸色大变。但莽何罗反心已定,决意向汉武帝住处急冲行刺,由于行动慌忙,碰到“宝瑟”(即马桶)而摔倒,金日磾趁机冲上去抱住莽何罗,大叫:“莽何罗反!”汉武帝惊起,侍卫们拔刀欲杀莽何罗,汉武帝恐伤到金日磾,制止了侍卫。金日磾与莽何罗贴身搏斗,用“捽胡”擒拿法将莽何罗摔到大殿上,被侍卫们擒缚。

金日磾“捽胡 ”擒凶,擒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侍卫总管、大内武林高手。莽何罗被制服后,宫中侍卫们被金日磾的勇武深深折服,汉武帝又惊又喜,从此金日磾“著忠孝节”于朝野。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金日磾“杀子”的前前后后

 

 

后元元年(前88), 金日磾已46岁。从“马监”一职到“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三职加身,金日磾足足干了30年。在这30年里,《汉书》记载:金日磾“未尝有过失 ”。汉武帝对他“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入侍左右。”就是说,汉武帝每一次出行,他都护车驾;汉武帝每逢上朝、宿夜,他都护卫在身边。汉武帝是多疑而凶残的皇帝,近侍和宠臣很难长期信任,惟独金日磾得到长期信任,竟达30年之久。为此,朝中王公、贵戚常常暗底里怨恨汉武帝,说他:“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这句话的意思是,陛下本来就错用了一个胡人,竟然还倍加重用。汉武帝听到这些嫉妒的言论,对金日磾更加亲近。

金日磾致所以深为汉武帝宠信,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太始年间(前96-前93)发生的金日磾“杀子事件”。

金日磾身“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严”,早年生二子,长得细皮白肉,容貌姣好,又能灵言巧语,汉武帝见到后,很是喜爱这两个孩子,就把两个孩子选为“弄儿”带进皇宫,陪侍身边。原来,汉宫有制度,皇子不许与皇帝常在一起,寻常夫妇对自己孩子的亲昵之举也是不允许在皇帝身上发生的。汉代皇帝自汉武帝起,为了排解忧烦,就挑选近臣的幼儿入宫陪侍,史称“弄儿”。“弄儿”不避忌君臣之礼,可与皇帝嘻戏。金日磾的两个孩子当了“弄儿”后,仗着父亲是侍中,又受汉武帝的宠爱,有时竟在君臣议事时,突然从汉武帝的后脊背上攀爬上来,搂住皇帝的脖子笑闹。金日磾在大殿上侍卫,看到这种事,心里十分恼怒,就很很地瞪儿子一眼。儿子害怕他,从皇帝脊背上爬下来,一边外走,一边啼哭,口里说:“殿上站的这个老头儿瞪我怒我。”汉武帝心疼“弄儿”,对金日磾生气地质问:“你为何瞪眼吓唬朕的娃娃?”金日磾不语。

由于汉武帝的纵容,金日磾的大儿子长大成人后,行为淫滥不检点,常常在宫廷里面同宫女们厮混。一次,大儿子正和一个宫女在一间厢房里淫会,被金日磾撞个正着。金日磾大怒,拔出配刀,把大儿子砍杀。一旁宫女们急忙跑去向汉武帝奏报,汉武帝怒不可遏,派人将金日磾押来审讯。金日磾具实讲了砍杀儿子的原因,汉武帝悲伤哭泣不已,心中却对金日磾更加敬重了。

汉武帝敬重金日磾还有一个因素:金日磾重孝。金日磾对母亲阏氏非常孝敬,阏氏病死后,汉武帝特意派人画了阏氏的肖像,悬挂在甘泉宫中。金日磾每当有机会走进甘泉宫,看到母亲的画像就跪拜,酒果祭奠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汉武帝在一旁偷看,常常感动不已。除此之外,金日磾虽在宫中值守,后宫佳丽所遇无数,但都“目不忤视者数十年”,这也是汉武帝对他放心的一个原因。汉武帝见金日磾身边无美色,赐给他许多名美女,但金日磾“不敢近”。汉武帝又想让皇子们娶他家的女儿为王妃,金日磾“不肯”。史书上赞金日磾说:“其笃慎如此,(皇)上尤奇异之。”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托孤重臣”,死享“轻车介士”陪葬茂陵

 

后元二年(前87)二月丁卯日,汉武帝“崩于五柞宫”,“入殡于未央宫前殿”。汉武帝临死前,在盩厔五柞宫召见重臣,嘱托大臣霍光辅佐幼主登位,霍光不敢领此重托,就向汉武帝推荐金日磾辅佐幼主,金日磾奋力推让说:“我本是外国人,如果让我辅佐幼主,会叫匈奴人笑话的。”汉武帝权衡再三,最终托付霍光和金日磾共同辅政。

汉武帝崩驾的次日,戊辰日,年仅8岁的汉昭帝在霍光和金日磾主持下即位。始元元年(前86),金日磾病重,卧床不起。因两年前金日磾殿前擒拿莽何罗有功,汉武帝赐他“秺侯”,金日磾谦恭不受。如今他人之将死,贵为辅佐大臣,却无侯爵,霍光心中难受,遂上奏汉昭帝,请求册封他为“秺侯”。朝廷的封侯印绶送到金府,金日磾已病入膏肓,无力起身跪接“秺侯”印绶,只好躺在床上接过了印授。未过几日,金日磾就在长安府邸里逝世了。

金日磾死后,朝廷举行了隆重的丧礼。汉昭帝在茂陵旁赐冢地,破例允许以“轻车介士”的待遇出殡。“轻车介士”,指军队出行时的依仗车和身批坚甲的士兵方阵。这个成语,就是西汉朝廷为金日磾出殡规模空前而第一次产生在史书中的。依仗车前导,身批坚甲的士兵方阵殿后,几万将士保护金日磾灵柩到达茂陵,并驻扎下来,直到丧礼全部结束才撤走。汉昭帝为金日磾赠“谥号”:“敬侯”。

金日磾墓今保存完整,位于汉武帝茂陵(陕西省兴平市)东,属于汉武帝茂陵陪葬墓,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金日磾墓与大将军卫青墓、骠骑将军霍去病墓在一起。卫青墓、霍去病墓、金日磾墓由西向东紧挨着一字分布,守卫着汉武帝茂陵。金日磾墓在霍去病墓东侧约100米处。形状圆形,高为11.93米,东宽41.2米,西宽41.9米,南长35.5米,北长36.3米,封土18748立方米。占地面积1479.08平方米。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金氏家族五世荣隆 , 百年世家

 

《汉书》卷68载:金日磾有3子,长子“弄儿”被金日磾砍杀,次子金赏,三子金建。金赏、金建在太始年间先后出生,年龄与汉昭帝相仿。始元元年(前86),金赏9岁,金建8岁。金日磾死后,金赏、金建入宫,成为汉昭帝的侍中,金赏封奉车都尉,金建封驸马都尉。“与昭帝略同年,共卧起。”可见,金赏、金建既是昭帝的近侍,又是昭帝的朋友,吃住都在一起,关系十分密切。其中,金赏是辅佐大臣霍光的女婿,他袭取金日磾“秺侯”之位,佩“两授”。

元平元年(前74)六月,汉宣帝即位。不久,改封金赏为太仆。地节四年(前66),金赏28岁。这一年,金氏家族被霍氏谋逆案诛连。七月,霍光后人谋反被镇压;八月,霍皇后被废。因金赏妻子是霍皇后妹妹,金赏惧怕,为了保命,遂向霍家投了休妻书,汉宣帝哀怜不已,免金家连坐之罪。初元年间,金赏仕至光禄勋。不久,病死。因金赏无子,朝廷废除世袭“秺侯”印授。元始年间,汉平帝即位,因追怀金日磾功业,汉平帝把金建的孙子金当过继到金日磾门下,颁给金当“秺侯”印授。

倒是金日磾的弟弟金伦子孙繁盛,使金氏一脉得以源远流长。金伦,字少卿,元光年间(前134-前127)出生于今凉州区四坝三岔堡一带休屠王城。金日磾当马监后,金伦被废除奴隶身份,出仕为黄门郎。他很年轻时就病死了,生子金安上,字子侯。先由阏氏抚养,阏氏死后由金日磾抚养。金安上在汉宣帝时,为侍中,史书上说他“惇笃有智”,很受汉宣帝喜爱。后来因密告楚王谋反有功,“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地节四年(前66),霍氏谋反,金日磾的两子受到株连的危险,金安上则“传禁门闼,无内霍氏亲属”。朝廷因此封他为”都成侯”,仕至“建章卫尉”。金安上死后,朝廷在杜陵旁赐坟茔,赠给他金日磾原有的“谥号”:“敬侯”。

金安上生有4子:金常、金敞、金岑、金明。长子金常,袭“都城侯”,仕至光禄大夫。因无子,“都城侯”印授被废除。汉平帝时,朝廷把金钦过继到金安上门下,颁“都城侯”印授由金钦袭取。

汉宣帝时,金安上次子金敞为中庶子,因他与太子、后来的汉元帝友善,汉元帝即位后,封金敞为“骑都尉光禄大夫、中郎将、侍中”。竟宁元年(前33),汉元帝驾崩,按汉制,近臣须到陵园为园郎,金敞赴陵园任园郎。史书载:“(金)敞以世名忠孝。”皇太后惜其“忠孝”,特意下诏选调他为汉成帝的近侍,任“奉车水衡都尉”,仕至卫尉。“(金)敞为人正直,敢犯颜色,左右惮之,唯上亦难焉。”他病重时,汉成帝派人来问话,金敞希望皇上能够照看弟弟金岑。汉成帝召见金岑,封“使主客”。后来,金岑、金明均仕至“诸曹、中郎将”。

金敞有3子:金涉、金参、金饶。长子金涉“明经俭节,诸儒称之 ”,汉成帝时为“侍中、骑都尉”,“领三辅胡、越骑”。汉哀帝即位,封金涉为“奉车都尉”,官至“长信少府”。次子金参,年轻时出使匈奴,为“匈奴中郎将、越骑校尉、关内都尉”,晚年为安定太守、东海太守。三子金饶,官拜“墟骑校尉”。

金涉有两子:金汤、金融。二人“皆侍中、诸曹、将、大夫”。

金安上孙、金涉从父弟金钦,“举明经”,为“太子门大夫”。汉哀帝即位,封为“太中大夫、给事中”。金钦后外出为泰山太守、弘农太守,“著威名”。元始元年(公元1年),朝廷征金钦为“大司马司直、京兆尹”。因汉平帝年幼,朝廷特别在名臣中挑选皇帝的“师友”。大司徒孔光被选为“孔氏师”,金钦被选为“金氏友”,自此,中华金氏成了全国名姓。金钦晚年,仕至“光禄大夫、侍中”,“秩中二千石”,袭封“都成侯”。金钦从父弟金迁封“尚书令”。

金当的母亲和王莽的母亲是双胞胎姊妹,王莽当政时,金钦私下对金当说:“我们的祖先金日磾是休屠故国的太子,我们应该要为故国君主立庙,叫天下士大夫祭奠。”此语被人告发,金钦自杀。金钦后代遭王莽迫害,逃至山东文登丛家砚,改金姓为丛,是中华丛姓的起源。

金钦自杀后,王莽改封金涉子金汤为“都成侯”。后来,又改金钦弟金尊为“都成侯”,“历九卿位”。东汉刘秀取得天下后,因金氏家族与王莽家族有姻亲,打压金氏家族,金氏家族的金参出为东海太守时,将部分家属迁居山东剡邑(今山东郯城),金氏遂在山东、江苏一带繁衍。金氏家族的其他人在更始年间(23-25)因避战乱,相继迁居东南沿海一带。

 

甘肃武威有个姓了不得!东南沿海乃至朝、韩都为之顶礼

 

 

上一篇:毁家纾难,一门五烈的丛月章、丛芳山家族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丛氏博客更多>>
丛氏论坛更多>>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231号